CULTURE
ABOUT
INDUSTRY
HOME
JOJN
CONTACT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不再喧闹的交易
来源:东方烟草报 | 作者:pmo40163d6a | 发布时间: 2020-07-02 | 123 次浏览 | 分享到:

    津巴布韦政府要求烟草交易分散进行,以减少新冠肺炎的人际传播。图为津巴布韦烟草交易大厅里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员。据《烟业通讯》

  从1936年开始,在津巴布韦种植的所有烟草都会在首都哈拉雷的公开拍卖场或合同拍卖场上出售。每年的3月到8月,数以千计的烟农都会聚集到首都地区,来销售他们“黄金般的叶子”。

  许多前往哈拉雷的小卡车会拉着成捆的烟草,烟农们坐在这样的烟草垛上,摇摇晃晃走上数百公里。首都附近村庄的烟农则会用牛拉着小车,把他们的烟草送到哈拉雷。有些人会在交易大厅外睡上好几个晚上,等待轮到自己进厅去售卖烟草。

  在哈拉雷,有数十个烟草交易大厅承揽烟草交易服务,还有三个公开拍卖场为一部分烟农提供交易服务。那些吆喝着售卖食物、服装、收音机和手机的小贩,以及正规商业机构负责销售农资产品、车辆和保险单的代理人员,让这里变得混乱不堪。大家都知道,烟农们的特点是“做一次买卖吃一年”。为了吸引他们来消费,交易大厅附近的酒吧经常营业至凌晨。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却让交易季的喧闹戛然而止。

  为保持社交距离,原本集中在哈拉雷的交易大厅被分散到不同的种植地区;首都地区内仍在营业的交易大厅,则被要求同时停留在大厅内的烟农不能超过20人。

  当地烟草承包商福德赛尔烟草国际公司(Voedsel Tobacco International)利用分散化经营的机会,在距离哈拉雷76公里的小城市马龙德拉投资兴建了一个新的交易大厅。

  “这是马龙德拉开设的第一个烟草交易大厅,也是我们在哈拉雷以外开设的第一个交易场所。”福德赛尔公司的英诺森特·马胡夫(Innocent Mahufe)说,“我们是烟草承包商,所以我们的交易大厅是合同交易型的。在马龙德拉,我们能更接近烟农,并且缓解哈拉雷主交易场所的业务压力。我们总共与1.6万名烟农签订了采购合同。预计马龙德拉交易大厅将为东马绍纳兰省(省会为马龙德拉),以及鲁萨佩省(东马绍纳兰临近省)的5000名烟农提供服务。”

  今年5月1日,马龙德拉交易大厅开业。福德赛尔烟草公司雇佣了三名有资质的护士负责为所有运送烟叶的员工和烟农测量体温。

  马胡夫说:“护士们还负责我们客户的消毒工作,同时监督交易大厅的消毒情况。我们在交易现场还安排了一个隔离室,以备有人突感身体不适。我们要求来这里的所有人,都必须保持社交距离并佩戴口罩。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上,我们完全遵守政府的规定。”

  烟草在津巴布韦的经济中处于核心位置,烟叶销售季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时间段,更何况这项工作常由该国总统、副总统或是获得授权的部长来主持进行。不过今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项工作的启动从3月中旬推迟到了4月29日。这样一来,交易大厅有足够时间建立起高质量的个人卫生和社交距离保障系统。

  在津巴布韦,烟草被亲切地称为“黄金般的叶子”——这不仅因为其在烘烤时的展现出的金色,还因为烟草的高出口潜力。烟草是津巴布韦利润最高的农作物,也是该国仅次于黄金的第二大外汇收入来源。监管机构烟草业营销委员会(TIMB)的数据显示,2019年津巴布韦烟草主要出口到中国、南非、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比利时等国家,出口价值约7.47亿美元。津巴布韦是世界第四大、非洲第一大弗吉尼亚烤烟生产国。该国在2019年生产了2.56亿公斤弗吉尼亚烤烟,创下了自1890年商业烟草种植以来的最高纪录。

  不过,由于降雨情况不稳定,TIMB估计今年的产量会下降至2.25亿至2.3亿公斤之间。该机构称,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的种植季里,该国有148084名烟农从事烟草种植活动。如果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今年的交易季中将有大量的烟农前往哈拉雷。

  “大环境要求我们今年的烟草销售方式必须有所变化。从经济角度看烟草作物贡献极大,但人民健康更是至高无上的。”马胡夫说道。他的公司正计划在西马绍纳兰省的姆沃维、卡罗伊以及鲁萨佩省,再建另外3个交易大厅。

  在今年烟草交易季开始前的半个月,TIMB命令3家持证烟草交易机构以及另外65家承包商,将其在哈拉雷的交易场所进行扩建,并将部分业务分散到4个主要烟草种植省——西马绍纳兰省、中马绍纳兰省、东马绍纳兰省以及马尼卡兰省。这些交易场所必须具备隔离设施,并提供自来水和含有酒精的洗手液。

  政府要求烟农每周只能送一次货。待销烟草少于100包烟草的烟农,不能直接销售自己的作物。不过他们可以指定一个中介,将多个烟农的货物汇集到一起,形成至少100包的规模来参加拍卖或交易。进入交易大厅的烟农和中介必须接受体温扫描;他们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必须在交易机构进行登记,以便将来进行追溯。此外,政府还严禁开设非正规交易市场。

  奈杰尔·福托(Nigel Foto)是一名与福德赛尔公司签订了合同的烟农,他在马龙德拉以东35公里的农场从事种植活动。他对于从今年5月1日开始每公斤烟叶能卖到4到5.6美元的价格感到十分高兴,但也表示想通过自己而不是通过中介来出售烟叶。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两难的困境。”福托说,“每个人都很担心新冠肺炎疫情。但我不在场的时候由别人替我出售烟叶,总归让人放心不下。毕竟,这些烟叶都是我辛苦劳作所得。如果是中介代表我去销售,我不能肯定他卖出了合理的价格。”

  津巴布韦烟农联盟主席贝里安·穆克温德(Berean Mukwende)也同样担心中介的诚信问题。

  “烟农必须向他们不太信任的中介支付费用。这对烟农来说,是一笔额外的支出。”穆克温德说道,“我认为政府应考虑这一情况:我们国家小烟农数量众多,虽然他们的户均产量少,但却贡献了国家烟草出口的大部分。所以,他们的呼声应当被关注到。”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津巴布韦85%的烟农都是小规模烟农,户均烟草种植规模在1公顷以下,每公顷收获烟叶约25包。他们通常在一个销售季中分几次出售,以便利用阶段性价格上涨来实现收益最大化。

  TIMB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马蒂比里(Andrew Matibiri)表示,交易季启动以来,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得到有效落实,交易大厅配备的个人卫生和隔离设施健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各项措施非常到位。

  马蒂比里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开展了多家公司的分散授权经营:4家在卡罗伊、2家在姆沃维、1家在马龙德拉,还有2家在鲁萨佩。有迹象表明,将有另外2家公司在卡罗伊、1家在姆沃维分别开展收购业务。我们对拍卖和交易场所能满足政府有关个人卫生、洗手消毒的要求感到满意。当然,收购公司需要为新场地付费,并搭建健康保障系统,这些都是额外的支出。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别无选择。”

  不过在2020年交易季开幕式上,担任主持嘉宾的农业部部长佩兰斯·希里(Perrance Shiri)却表示,分散开展烟草销售有助于降低烟农们的运输成本,并缩小哈拉雷主要交易场所的规模。

  “我恳请大家,始终将防疫指导转化为行动,以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我号召每个人,在今年的烟叶交易季结束之前,都始终按照防疫指导的要求来行动,即使最终解除封锁,也要防止疫情‘死灰复燃’。”希里说。

  在交易季的头9天里,烟农们交货缓慢。部分原因是烟叶运输受限,而烟农们仍在熟悉新的疫情防控指导措施。不过,据TIMB称,今年交易季的均价要高于2019年。

  烟农莫妮卡·奇纳马萨(Monica Chinamasa)说,交易季第一阶段的烟叶质量通常不怎么好,烟农们会从差一点的烟叶开始销售,随着后期烟叶质量提高,收购价格也会不断走高。

  “有关部门必须对防疫规定落实情况进行彻底检查,因为这有关人们的健康。但我担心的却是那些销售中介。”奇纳马萨说,“诚然,烟农选择了中介人选,但那个人不能完全代表烟农,尤其是在作物价格方面。”

新闻详情
新闻中心  |  News
联系方式 Contact
电话:0755-89602500
传真:0755-82379455
邮箱:yfsykg@126.com